我爱看小说
当前位置:首页>言情>情深终需还:前妻别想跑 阮棠全文章节 在线阅读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热门小说

在线阅读

情深终需还:前妻别想跑 阮棠全文章节 在线阅读

铁铭言情
简介: 情深终需还:前妻别想跑 阮棠全文章节 在线阅读 五年前,她被闺蜜算计,失去清白,自毁嗅觉……五年后,她携萌宝强势回归,虐渣狠踩白莲花。却不料想,小包子抱紧男人的大腿,一口一个爹地叫的开心。阮棠恨铁不成钢,“你爹地的坟头草都和你一样高了,不许胡说!”韩逸辰:……
更新时间: 2020-11-12 23:52:17
免费阅读

墨城。

医院顶层的VIP病房里传出几声吼叫,随后,一个女人捂着鲜血淋漓的手臂被推倒在地,连带着她带去的饭盒、鲜花也被扔了出来。

“贱女人,滚!”

慕怜雪跌坐在地上,纯白的连衣裙被鲜血染红了大片,三两护士露出鄙夷的目光向她扫过,议论声不断。

“自作自受。”

“也不怪墨少被这张脸蛋迷惑,谁能想到自带光环的人民教师能做出虐童这种缺德事!小墨少在病房住了三年,这种下场都是便宜她了,依我看就应该千刀万剐!”

“千刀万剐算什么,她就应该下地狱!有了墨少那么好的男人,竟然在外面偷吃,还野心勃勃的要和情郎私吞墨氏,真不知道墨少为什么还不和这种女人离婚……”

……

他们说的都不是事实。

但终是人言可畏。

可只要墨越泽还相信她,她如今做的一切就值得。

她忍着手臂上的疼,捡起饭盒、鲜花,缓缓起身对着病房门轻轻鞠了一躬,打算离开。

门突然打开,她脚步一顿,眼底燃起了一丝希冀。

“越泽,是……小懿醒了吗?”

这三年,她夜以继日地守在墨嘉懿病床前悉心照顾,希望他能早点醒过来。不是为洗刷自己没有虐童的冤屈,只是从心底觉得,他不应该躺在这里。

直到现在,她都无法接受曾经活蹦乱跳的小男孩变成一动不动的植物人。

好在,他最近有醒来的迹象。

可墨越泽却扯过她受伤的胳膊将她拽进病房,不等她反应过来,整个身体便向病床狠狠撞去!

腹部刚好撞在床边,痛得她闷哼一声。

男人扯着她的头发,强行让她抬起头来

“这就是你悉心照顾、口口声声说的的赎罪?你是在告诉我……当初就不该信你!”

只见,墨嘉懿的小身子上满是青紫,新伤叠盖在旧伤上,全是在隐秘之处,不易被人发现。

不……不可能这样!

“不是我,越泽,你相信我……”像是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,她拼命乞求他。

说着,她像是想起什么,猛地看向墨母身边的谷潇潇,“是她!最近都是她带着小懿洗澡,是她陷害我!三年前就是她陷害我,我——”

啪!

她还没说完,脸上就被甩了一巴掌。

“如果你想报复,就报复在我身上!求你别再伤害小懿了,别再伤害孩子了啊!”

墨母哭的泣不成声,情绪激动的喘不上气。

“妈,您没错,要怪就怪儿子识人不清,这种女人以后都不会在墨家出现了。”

……

一道门隔出两个世界。

再次被丢出病房,慕怜雪不甘心地从地上爬起,想重新敲开那扇门。口袋里的手机震了许久,她皱着眉翻出手机,是爸爸。

“雪儿,你妈妈又不见了……”

这句话轰地一声,在她脑中炸开。

“我这就回来!”

她攥着拳头又死盯着那扇门片刻,转身向反方向跑去。

妈妈一年前被查出阿尔兹海默症,她理应陪伴左右,但妈妈知道她放心不下小懿,嘴里说着自己没事,推她出家门。

爸爸一直将妈妈照顾得很好,病情也很稳定,只是这个月,妈妈已经不知道走丢了多少次。

直到凌晨三点,她和爸爸还在小区周围一圈找人,时间过得越久,她内心深处不详的预感便越浓烈。

“妈妈,你在哪,你回来、回来好不好?”

她失去的已经够多了,不能再失去妈妈了。

她无助地蹲下身,拿出手机想给墨越泽打电话。

他是她的丈夫,是她的天。

可手指在拨号键徘徊许久,久久无法按下那个号码。

她怕她会失望……

可现在,只有他有能力把妈妈找回来。

电话通了,她急切的将这件事说给他听,希望他能帮忙,只是她话还没说完,电话那头一个娇滴滴的女声打断了她的话。

“越泽正在洗澡……”

谷潇潇说着,男人慵懒的声音也从那边传来。

“谁?”

谷潇潇柔声解释,“是慕老师,她好像有事情找你帮忙。”

那头突然一阵忙音,慕怜雪还没等到墨越泽开口说话,电话被挂断了。

这么晚了,男人刚洗完澡,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不用想就知道发生了些什么。

慕怜雪的心脏已经碎得四分五裂,体会不到丝毫痛意,只是她必须要撑住。

因为妈妈还没找到……

然而噩耗来得猝不及防,第二天下午,小区河边打捞上起一具尸体。

妈妈什么都没有留下,就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了。

她坐在停尸房外,抱紧双腿蜷缩在角落,任泪水一遍又一遍冲刷着面庞。

其实妈妈很早之前就不对劲了,都怪她太过粗心,竟然没有发觉。

如果她能多回来陪陪妈妈,或许根本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……

慕怜雪的思绪飘到很远很远,直到皮鞋踏在大理石瓷砖上声响距她越来越近,最后停在在她眼底,才迟钝的抬起头。

是墨越泽的贴身助理,简默。

“少夫人,墨少要您签了这份离婚协议。”

既然简默能找到这里,就代表了墨越泽肯定知道妈妈才去世的消息。

非要这个时候送来离婚协议吗?就这么着急要娶别的女人进门?

曾经的爱情约定还在言犹在耳,可笑的是,许诺的人早就醉倒在别的女人的温柔乡内,只有她还在为了那誓言委曲求全。

呵……真是可笑!

她发狠的扯过那份离婚协议,逼着自己拿起笔,只是……

心里面无论怎么恨极了他,她却无法落笔。

“少夫人,您……要不要先接电话?”

简默见她皮包骨似的身子一直在发抖,口袋里的手机震了许久,她却恍若未闻地死死盯着那份离婚协议,他忍不住提醒。

手上的离婚协议蓦地掉落在地。

她慌张的从口袋里翻出手机,指尖颤抖停在屏幕上方,眼睛暗了下来。

屏幕上来电显示的人名终究还是让她失望了。

“爸。”她哑着嗓子开口。

“雪儿,这次无论如何你也得救救你哥哥,就五十万!”


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。 @copyright 我爱看小说网(http://www.wikxsw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