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看小说
当前位置:首页>历史>主角的名字宋祖鹤 忽悠混大唐宋祖鹤 免费阅读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热门小说

在线阅读

主角的名字宋祖鹤 忽悠混大唐宋祖鹤 免费阅读

宅男一个历史
简介: 主角的名字宋祖鹤 忽悠混大唐宋祖鹤 免费阅读第1章:谣言 “听说没,玄武门城门尉宋华的儿子疯了!” “可不是嘛,爹都不认了。” “是报应吧!别忘了那天是谁关的门。” “管他呢!那个宋祖鹤本就是个调皮捣蛋的,疯了也就是少个祸害。” ........ 公元626年,大唐武德九年七月,玄武门喋血未干,李世民大宝未登,长安的街头便传来了纷纷议论之声。 李世民一袭黄袍站在玄武门城头,忧心忡忡的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。 杀兄屠弟、软禁生父、谋国篡位、强娶弟媳,一顶顶帽子扣在头上,已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。 偏偏这个时候,‘功臣’宋华的儿子疯了。 宋华本没什么名气,甚至算不上心腹,玄武门大战前,他只是常何手下的一个伍长,是一个比芝麻粒还要芝麻粒的小人物。 那一日,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得李渊召唤入宫奏对,落入李世民事先设好的陷阱。 玄武门守军除了常何,无人知道一场大祸要起萧墙。 门内,李世民率长孙无忌、尉迟敬德百余人拔剑相向; 门外,二千东宫侍卫、齐王扈从蓄势待发。 在此关键的时刻,一向与李建成交好的常何,却下令关闭玄武门,要把东宫、齐王的健卒挡在门外。 事出突然,玄武门守军都有些懵,不知道是不是听错了,也不知道该不该听。 而宋华,则是第一个反应过来跑去关门的人。 事后,常何成了中郎将,他也因此功成为了玄武门的城门尉。 本来这是一个大家都满意的结果,可宋华的儿子,却偏偏在玄武门事变后,疯了! 开始的时候,还没几个人在意。 可过了没多久,各种谣言接踵而来,一个小小的事情,硬是被百姓和那场剧变联系到了一起,甚至还传进了李世民的耳朵里,让他平添了一份忧心:‘莫非真是获罪于天?传的那么邪乎,是不是该去看看啊?’ “承乾,让常何将宋华唤来。” ........ 宋祖鹤也很苦恼。 他本是一名优秀的网文编辑,因为收到了一本好书,看到精彩处,忍不住击节赞叹,一巴掌拍在了手提上,滋啦啦蓝光一闪......
更新时间: 2021-01-23 22:35:15
免费阅读

“听说没,玄武门城门尉宋华的儿子疯了!”

“可不是嘛,爹都不认了。”

“是报应吧!别忘了那天是谁关的门。”

“管他呢!那个宋祖鹤本就是个调皮捣蛋的,疯了也就是少个祸害。”

........

公元626年,大唐武德九年七月,玄武门喋血未干,李世民大宝未登,长安的街头便传来了纷纷议论之声。

李世民一袭黄袍站在玄武门城头,忧心忡忡的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。

杀兄屠弟、软禁生父、谋国篡位、强娶弟媳,一顶顶帽子扣在头上,已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。

偏偏这个时候,‘功臣’宋华的儿子疯了。

宋华本没什么名气,甚至算不上心腹,玄武门大战前,他只是常何手下的一个伍长,是一个比芝麻粒还要芝麻粒的小人物。

那一日,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得李渊召唤入宫奏对,落入李世民事先设好的陷阱。

玄武门守军除了常何,无人知道一场大祸要起萧墙。

门内,李世民率长孙无忌、尉迟敬德百余人拔剑相向;

门外,二千东宫侍卫、齐王扈从蓄势待发。

在此关键的时刻,一向与李建成交好的常何,却下令关闭玄武门,要把东宫、齐王的健卒挡在门外。

事出突然,玄武门守军都有些懵,不知道是不是听错了,也不知道该不该听。

而宋华,则是第一个反应过来跑去关门的人。

事后,常何成了中郎将,他也因此功成为了玄武门的城门尉。

本来这是一个大家都满意的结果,可宋华的儿子,却偏偏在玄武门事变后,疯了!

开始的时候,还没几个人在意。

可过了没多久,各种谣言接踵而来,一个小小的事情,硬是被百姓和那场剧变联系到了一起,甚至还传进了李世民的耳朵里,让他平添了一份忧心:‘莫非真是获罪于天?传的那么邪乎,是不是该去看看啊?’

“承乾,让常何将宋华唤来。”

........

宋祖鹤也很苦恼。

他本是一名优秀的网文编辑,因为收到了一本好书,看到精彩处,忍不住击节赞叹,一巴掌拍在了手提上,滋啦啦蓝光一闪......

一巴掌成千古恨,再睁眼已是大唐人......

最让他接受不了的是,来到大唐后,他的脑子里就没消停过。

或许是老天给他的补偿,又或许是电脑把他当成了移动硬盘,电脑里储存的东西,竟然都印在了他八岁的脑子里。

对于一个穿越者来说,这无疑是一份大礼,可宋祖鹤却不愿意领情,因为他清楚的记得,那台坑爹的电脑里,存了整整120G。

脑子里突然多了那么多东西,难免头疼脑涨浑浑噩噩胡言乱语,一来二去,竟被人当成了疯子。

“鹤儿,该吃药了!”

卧榻前,宋祖鹤的母亲孟杰,端着一碗黑乎乎黏稠稠的液体,笑吟吟的看着两眼发直的儿子:

“这次请的郎中是城里最有名的,他说了,以前的郎中都是庸医,想治你的疯病,得加一味大黄龙,还得用原配的蛐蛐做药引......”

听着母亲那充满了爱和阳光的话语,宋祖鹤的心,碎了!眼泪刷的一声便流了下来。

大黄龙?

那不就是屎吗?

还原配的蛐蛐?

谁能保证那俩蛐蛐不是二婚啊?

用屎炖蛐蛐治病,这尼玛谁的主意啊,他怎么不去申请诺贝尔医学奖啊!

孟杰见他流泪,还道是儿子怕苦,忙劝道:

“鹤儿乖,快些把药吃了,良药苦口,不能讳疾忌医啊!”

往榻上一坐,一手端碗,一手勾着宋祖鹤的脖子把他扶坐了起来。

眼瞅着那碗‘药汤子’慢慢的逼近了自己的嘴巴,宋祖鹤冷不丁的打了个激灵,这玩意要是喝下去,那可真是要了老命了。

心思急转,要不,跑吧!

反正自己满脑子知识,走哪都能吃的开,何必为了一天俩大饼,在这里喝粪汤子呢!

抬手一挡母亲的胳膊,做呕吐状往前一趴。

孟杰见了,还以为他受不得药味,连忙把药放在一边,在他背上轻拍了起来。

宋祖鹤借着这个机会,‘跐溜’一声跳到榻下,鞋也不穿撒腿就跑。

刚到院中,就见父亲宋华引着三个人从门口往家中走来。隐隐约约中,好似还有很多拿刀的列在了门口。

一看爹也来了,宋祖鹤那叫一个欲哭无泪。

别人家打儿子,是一个打一个拉,一般情况下,挨那么三五下,事情也就过去了。

可宋祖鹤家里不一样。

没穿越时,这就是个混世魔王,不是惹了东家的狗,就是偷了西家的鸡,动不动还欺负欺负隔壁的小弟弟。

故而每到挨揍的时候,宋华两口子是关门闭户瓮中捉憋,前堵后截四面包抄。

动手的时候,那是一个摁着一个打,动不动还帮忙喊喊号子:“你个不孝顺的东西,你娘打你也敢跑!”

这要是被抓住,绝对没有好。情急之下,他不及多想,‘嗖嗖嗖’的就上了树。

宋华见儿子不来行礼,反而如狸猫般上了树,一张老脸登时涨的通红,正待过去呵斥两句,却看见爱妻从屋里急匆匆的赶了出来:

“鹤儿乖,不喝药就不喝了,你快下来,别摔着啊!”

宋祖鹤两腿紧紧夹着树干,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般:

“我不信,你骗人,我下去你就不这么说了。”

宋华此时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,转身朝后面三个人躬了躬身子告了个罪,而后把腰一掐,端起当爹的架子抬头吼道:

“你个不孝的东西,又惹你娘生气,赶紧给我下来,不然老子打死你。”

宋祖鹤闻言,好似得到了天大的道理一般,冲着孟杰委委屈屈道:

“你看你看,我下去他就打我。”

孟杰恶狠狠的瞪了宋华一眼:你缺心眼啊,老娘哄还哄不下来呢,你怎么还吓他啊!

口中道:“鹤儿别怕,有娘在,他不敢!”

宋祖鹤在树上趴着,下面所有人的表情动作,他都看的是清清楚楚。

眼看着老爹咬牙攥拳吹胡子瞪眼,没有一点舐犊的觉悟,自然不会上当:

“我不信!你让他立字据......”


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。 @copyright 我爱看小说网(http://www.wikxsw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