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看小说
当前位置:首页>都市>战神医婿楚天免费全文阅读战神医婿楚天最新章节一笔梦尘著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热门小说

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

战神医婿楚天免费全文阅读战神医婿楚天最新章节一笔梦尘著

一笔梦尘 都市 主角:
简介: 战神医婿楚天免费全文阅读战神医婿楚天最新章节一笔梦尘著“砰!” “砰!” “砰!” 西境,寒风凌冽,一排排身穿军衣的战士整齐划一地迈着步子。 他们是炎国西境的守卫者,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经过血与火磨砺的战士,这是一只铁与血打造出来的不败雄师! 他们用自己的血和汗,甚至是生命来守卫着西境边境,不让任何敌酋跨进我炎国一步! 一辆军用吉普缓缓而过,所有士兵“啪”地一声停下,右手齐眉,敬礼,一脸肃穆且崇拜地抬头看向军车上那一道挺拔的身影。 他们的目光之中全都是狂热和憧憬以及感激之色。 这个年轻身影的主人,是他们在西境战场上的信仰和希望。 因为这个年轻的男人不仅战力无双,更是医术通神。 西境所有活下来的军士,无一不受到过他的恩惠,那个男人,给予了他们二次生命,给予了他们无上的荣耀! 他便是西境之主——至尊医神! “恭迎医神!” “恭迎医神!” …… 撼天的呐喊声忽然想起,声震山林。 可男子的坚毅如刀削的脸上却没有因此有任何的欣喜和自豪。 相反,他指了指远处的一些骨灰盒和衣冠冢,沉声说道:“敌酋已退,可今天却并非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,今天,是为那些不幸死在战场上的兄弟们祭拜的日子。” 听闻这话,所有的将士沉默了下来,看向那些为国牺牲的英雄们,眼眶泛红。 这里有着他们的战友兄弟! 男子跳下军车,迈着坚毅的步伐走到纪念碑前,在所有人的瞩目下,忽然摘下胸口一枚剑状的徽章。 “至尊,不可!” 看到男子的行为,他身旁的光头男子忽然喊道。 “有何不可?”男子回头。 叶峰一脸郑重地说道:“至尊,这是国之重器,这是国家对您的认可,是无上的荣耀,您……万万不可!” “至尊,万万不可!请收回成命!” 下方众将士也出言规劝。 转身扫视着下方的将士,楚天沉声喊道:“何谓国之重器?你们,还有他们,才是这个国家真正的国之重器!” 他指向纪念碑,双眼泛红,“没有这些兄弟们的牺牲,何来这所谓的荣耀?没有你们的流血,何来西境的安定?” 听完这些话,这些经历了血与火的战士们,纷纷落泪。 见众人不在阻拦,楚天将勋章放在了碑前,端起一碗酒,一饮而尽,“兄弟们,一路走好!” “一路走好!” “一路走好!” …… 整个西境所有将士,全都摘下军帽,全体肃静。 半晌之后,楚天开口道:“兄弟们,整整六年时间,如今的西境已然固若金汤,我也是时候离开了,如果有缘,我们再相聚!” 一听这话,整个西境一片哗然。 “至尊,西境不能没有你啊!”一旁的叶峰赶紧出言阻止。 “至尊,你不能走啊,你走了我们怎么办?” …… 感觉到兄弟们的不舍和哀求,楚天也眼眶泛红,仰了仰头,哽咽道:“一群大老爷们哭哭啼啼的像个娘们,老子楚天带的兵就这么点出息?” 可他这话一出,下方的将士彻底的崩溃了。 这个年轻的男人,在他们心中就是神一般的存在,是他们唯一的信仰,是所有将士努力的目标和偶像。 之前一役足以让他功成名就,成为炎国最年轻的上将,可他却选择离开军中?! “兄弟们,咱们是爷们,欠了债,那就得还。”楚天挤出一抹微笑,“六年了,有些债,也该还了。咱们有缘再见!” 说罢,楚天饮完最后一碗酒,在所有军士泪目下离开。 下方众将士看着楚天离开,全都放声痛哭了起来。 谁能想到,炎国最强的西境军居然会哭的像一群孩子? 他们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不曾流泪。 负伤惨重不曾流泪。 可是现在他们哭了。 因为,他们心中的神要离他们而去! “恭送至尊!” “恭送至尊!” …… 听着身后源源不断的呐喊声,楚天也早已落泪,可是他必须要回去,六年了,他辜负了那个女人六年,如今,是时候去还债了! 两天后,皖州国际机场外。 两个身形挺拔,面色坚毅的男子一前一后地走出机场。 “至尊,现在去哪?” 光头男子名叫张虎,是楚天手下四大战将之一,跟着楚天一同离开西境。 楚天看了张虎一眼,沉声说道:“离开军中,不要再喊我至尊。” “是!”张虎立正回答。 看着张虎,楚天摇了摇头,沉吟一番,缓缓开口:“今天清明,先去给老爷子上个坟吧。” …… 清明,皖州西山公墓,人潮涌动。 林问天的坟前。 看着墓碑上老者面带微笑的灰白照片,想起往日种种,楚天的眼眶渐渐地湿润了起来。 “噗通”一声,楚天跪在了碑前,哽咽道:“爷爷,对不起,我……回来晚了!” 一旁的张虎虎目一动,满是震惊。 西境至尊医神,流血不流泪,可是此刻居然在一个老人的墓前下跪流泪,表现出如此软弱的一面。
更新时间: 2021-03-04 13:58:09
免费阅读

“砰!”
“砰!”
“砰!”
西境,寒风凌冽,一排排身穿军衣的战士整齐划一地迈着步子。
他们是炎国西境的守卫者,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经过血与火磨砺的战士,这是一只铁与血打造出来的不败雄师!
他们用自己的血和汗,甚至是生命来守卫着西境边境,不让任何敌酋跨进我炎国一步!
一辆军用吉普缓缓而过,所有士兵“啪”地一声停下,右手齐眉,敬礼,一脸肃穆且崇拜地抬头看向军车上那一道挺拔的身影。
他们的目光之中全都是狂热和憧憬以及感激之色。
这个年轻身影的主人,是他们在西境战场上的信仰和希望。
因为这个年轻的男人不仅战力无双,更是医术通神。
西境所有活下来的军士,无一不受到过他的恩惠,那个男人,给予了他们二次生命,给予了他们无上的荣耀!
他便是西境之主——至尊医神!
“恭迎医神!”
“恭迎医神!”
……
撼天的呐喊声忽然想起,声震山林。
可男子的坚毅如刀削的脸上却没有因此有任何的欣喜和自豪。
相反,他指了指远处的一些骨灰盒和衣冠冢,沉声说道:“敌酋已退,可今天却并非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,今天,是为那些不幸死在战场上的兄弟们祭拜的日子。”
听闻这话,所有的将士沉默了下来,看向那些为国牺牲的英雄们,眼眶泛红。
这里有着他们的战友兄弟!
男子跳下军车,迈着坚毅的步伐走到纪念碑前,在所有人的瞩目下,忽然摘下胸口一枚剑状的徽章。
“至尊,不可!”
看到男子的行为,他身旁的光头男子忽然喊道。
“有何不可?”男子回头。
叶峰一脸郑重地说道:“至尊,这是国之重器,这是国家对您的认可,是无上的荣耀,您……万万不可!”
“至尊,万万不可!请收回成命!”
下方众将士也出言规劝。
转身扫视着下方的将士,楚天沉声喊道:“何谓国之重器?你们,还有他们,才是这个国家真正的国之重器!”
他指向纪念碑,双眼泛红,“没有这些兄弟们的牺牲,何来这所谓的荣耀?没有你们的流血,何来西境的安定?”
听完这些话,这些经历了血与火的战士们,纷纷落泪。
见众人不在阻拦,楚天将勋章放在了碑前,端起一碗酒,一饮而尽,“兄弟们,一路走好!”
“一路走好!”
“一路走好!”
……
整个西境所有将士,全都摘下军帽,全体肃静。
半晌之后,楚天开口道:“兄弟们,整整六年时间,如今的西境已然固若金汤,我也是时候离开了,如果有缘,我们再相聚!”
一听这话,整个西境一片哗然。
“至尊,西境不能没有你啊!”一旁的叶峰赶紧出言阻止。
“至尊,你不能走啊,你走了我们怎么办?”
……
感觉到兄弟们的不舍和哀求,楚天也眼眶泛红,仰了仰头,哽咽道:“一群大老爷们哭哭啼啼的像个娘们,老子楚天带的兵就这么点出息?”
可他这话一出,下方的将士彻底的崩溃了。
这个年轻的男人,在他们心中就是神一般的存在,是他们唯一的信仰,是所有将士努力的目标和偶像。
之前一役足以让他功成名就,成为炎国最年轻的上将,可他却选择离开军中?!
“兄弟们,咱们是爷们,欠了债,那就得还。”楚天挤出一抹微笑,“六年了,有些债,也该还了。咱们有缘再见!”
说罢,楚天饮完最后一碗酒,在所有军士泪目下离开。
下方众将士看着楚天离开,全都放声痛哭了起来。
谁能想到,炎国最强的西境军居然会哭的像一群孩子?
他们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不曾流泪。
负伤惨重不曾流泪。
可是现在他们哭了。
因为,他们心中的神要离他们而去!
“恭送至尊!”
“恭送至尊!”
……
听着身后源源不断的呐喊声,楚天也早已落泪,可是他必须要回去,六年了,他辜负了那个女人六年,如今,是时候去还债了!
两天后,皖州国际机场外。
两个身形挺拔,面色坚毅的男子一前一后地走出机场。
“至尊,现在去哪?”
光头男子名叫张虎,是楚天手下四大战将之一,跟着楚天一同离开西境。
楚天看了张虎一眼,沉声说道:“离开军中,不要再喊我至尊。”
“是!”张虎立正回答。
看着张虎,楚天摇了摇头,沉吟一番,缓缓开口:“今天清明,先去给老爷子上个坟吧。”
……
清明,皖州西山公墓,人潮涌动。
林问天的坟前。
看着墓碑上老者面带微笑的灰白照片,想起往日种种,楚天的眼眶渐渐地湿润了起来。
“噗通”一声,楚天跪在了碑前,哽咽道:“爷爷,对不起,我……回来晚了!”
一旁的张虎虎目一动,满是震惊。
西境至尊医神,流血不流泪,可是此刻居然在一个老人的墓前下跪流泪,表现出如此软弱的一面。
这老者究竟是谁?
“您放心,只要我活着一天,我便会守护心怡一天,哪怕付出血的代价,也在所不惜!”
献完一束鲜花,楚天擦干眼泪起身。
“走吧。”
他刚起身,扭头一看,只见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正怯生生地盯着自己。
女孩穿着一套粉色的公主裙,白皙的脸上有着精致的五官,一双漆黑如墨的大眼睛闪动着,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,就仿佛是个瓷娃娃一般,很是可爱。
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小女孩,楚天心中忽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,那是一种天生的亲近感。
看了一眼小女孩周围,没有任何大人,楚天皱眉,走到小女孩身边,蹲了下来,挤出一抹最温柔的笑,柔声说道:“小妹妹,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?你爸爸妈妈呢?”
小女孩忽闪着漆黑如墨的大眼睛,奶声奶气地说道:“你就是爸爸。”
楚天和张虎一听,全都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看着小女孩怯生生的模样,楚天心想,如果自己没有离开,恐怕孩子也和眼前的女孩差不多大了吧?
“小妹妹,你认错人了,我不是你爸爸。”楚天笑道:“你是不是走丢了?叔叔带你去找妈妈?”
可是楚天刚牵起女孩的手,女孩便“哇”地一声哭了起来,“爸爸不要宝儿了,宝儿是没有爸爸的孩子了。呜呜呜……”
看着小女孩这幅模样,楚天哭笑不得,一旁的张虎憨憨笑道:“天哥,这女娃生的好看,跟你有几分相似,说不定真是你闺女。”
“瞎说什么呢?”楚天眉头一皱。
小女孩一听,哭的更厉害,惹得楚天这位西境至尊医神一时间有些束手无策。
张虎笑道:“天哥,这女娃儿生的好看,她妈妈肯定也不差,要不你就做她爹得了。”
“胡闹!”
楚天一听,眉头一皱,张虎立刻缩了缩脑袋。
而宝儿微微一顿,随即哭的更凶了,“哇,爸爸不要宝儿,还凶宝儿,呜呜呜,宝儿不喜欢爸爸了……”
听到瓷娃娃这么哭,立刻吸引了周围上坟的人。
“这男人真不是东西,连自己的闺女都不认了,简直不是东西。”
“就是,人模狗样的,连这么可爱的孩子都舍得扔,太混蛋了。”
……
面对周围人的指责,楚天苦笑不已。
只能哄着宝儿,说道:“宝儿是吧?你听话,我带你去找妈妈,好不好?”
听到楚天的话,宝儿停了下来,漆黑如墨的大眼睛闪动着,“好啊好啊,妈妈也很想爸爸的。爸爸,我们去找妈妈吧。”
将宝儿哄好,两人将她送到公墓管理处,虽然女孩很可爱,但是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两人将小女孩送到公墓管理处,离开没有多久,一个挽着发髻,穿着黑色礼服的年轻靓丽女子冲了进来。
女子生的美丽,黑色的礼服将她本就白皙如羊脂玉的皮肤映衬的更加白嫩,白净的鹅蛋脸,将东方女性特有的柔美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鹅蛋脸上一双美眸闪烁着焦急,琼鼻之下,一双红唇微微张开,让人欲一亲芳泽。
看到宝儿之后,女子惊魂未定地将宝儿紧紧地搂在了怀里,随即责备道:“宝儿,妈妈不是让你站在那边不要乱跑的么?你怎么这么不听话!你要是走丢了,你让妈妈可怎么活?”
说着,女子忍不住流下两行清泪。
女儿便是她的命,如果不是为了女儿,她恐怕活不到今时今日。
“妈妈,宝儿看到爸爸了。”宝儿嘻嘻一笑,白净的小脸上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。
一听这话,黑色礼服的女孩子身子一颤,杏眼之中闪过一抹迷茫。
“可是爸爸不认识宝儿,不要宝儿了,妈妈,怎么办呀?”宝儿自顾自地说着,嘟囔着小嘴,有些生气,又有些烦恼。
然,林心怡的心中却充满了震撼。
那个男人,真的回来了?
“我跟你说过,你爸爸已经死了,宝儿,我们去祭拜太爷爷吧,以后,不要再说傻话了。听见没有?”林心怡皱着眉,声音高了几分。
宝儿看着妈妈这样,嘟了嘟小嘴,低下脑袋“哦”了一声,便灰溜溜的跟着朝外面走去。
六年了,你离开了六年,为什么还要回来?为什么?!

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。 @copyright 我爱看小说网(http://www.wikxsw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