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看小说
当前位置:首页>都市>主角的名字叫林盛 神医出山 林盛 免费阅读

6、她没玩我

小说:神医出山作者:野常青时间:2021-01-17 17:21:35

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后一点过了,我起床洗漱一番,打算吃点东西后直奔目的地。

新闻上有一个地址,那位睡美人目前躺在海州市郊区的枫林山某别墅内,我带上必要的治疗工具,决定去试试,于是一路坐公交车奔波到了枫林山下,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。

他娘的!有钱人就是任性,市区那么多好房子不住,偏要到山上来,像我这种从小在山里长大的人,一点都不觉得稀罕。

这里没有车可以上山,居住在山上的人,都是头轻脚重,开豪车的!我无奈地叹了口气,顶着海州五月炎热的太阳,朝山上爬,身边不时闪过一辆跑车,发出阵阵轰鸣,令我一阵感叹,我也幻想有哪个好心的家伙停下车来载我一段,但最终我是在做白日梦,他们哪会当我存在呢?

按照地图上的显示,我好不容易来到了半山腰,看到一条幽静的沥青马路通往左边,我下意识一路走过去,几分钟后,眼前出现了一栋豪华的别墅,四周绿树环绕,环境十分优雅,我定了定神,应该就是这里了。

我看了看别墅院墙的大门口,有两个保安守候着,外人似乎根本不能轻易进去,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,朝门口走过去,还没走近,门口一个保安就走了出来,充满防备地看着我。

“你好,请问这是余老板的住所吗?”我主动开口问道。

“你是谁?有什么事情吗?”保安一脸冷漠地看着我问道,从他身上我感觉到了一丝强悍的气息。

“我是一名医生,今天来主要是想为余老板的女儿看病,请问方便吗?”我说完,拍了拍背在肩上的医用箱子。

那保安一听,将我鄙视到了极点,说道,“小子,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吧?就凭你也有资格跟我们家小姐看病?赶紧滚。”

他娘的!都说狗眼看人低,这保安不愧是一条名副其实的看家狗,老子怀着满腔好意,辛辛苦苦才奔波到这山上来,却遭到如此对待,一时憋了一肚子火,却不敢发出来,谁叫自己太年轻呢?根本没人相信我有实力能救醒那睡美人。

“请你相信我,我真的有很大的把握,让我进去吧!”我挂着笑脸继续解释。

那保安不但不给我面子,反而冷哼了一声,“你以为你是华佗在世啊?还不赶紧滚的话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…”

他说着,抡起了腰上的电棍,我无奈只好往后退了两步,此刻没必要跟一条狗计较,不过来了一趟,连那睡美人都没见到,我感到很不甘心,作为一名医生,我只想证明一下自己的判断,但对方却不给我这个机会。

无奈之下,我只好默默转身离开,刚走几步,身后的大门突然打开了,我心里不由得激动起来,回头一看,只见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古斯特轿车缓缓开了出来。

我猜余老板此时肯定在车上,开过我身边时,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从车窗里看了我一眼,不过并没有停下来,我知道,在他眼里,我根本不会有存在感的,就算看出了我是个医生,恐怕也觉得只是一个自不量力的家伙而已。

那扇铁门再次关闭,我无奈地摇摇头,只好继续往回走,不过刚才我记下了那辆豪车的车牌号,海A99888,这也许是我来一趟的最大收获,至少知道了这辆车是余老板的座驾,我觉得接下来想要得到给他女儿看病的机会,只有想办法跟他本人联络才行,像之前那样直接上门,估计是永远都行不通的,搞不好还要被狗咬。

顶着炎日,我又满头大汗下了枫林山,在山脚下坐公交车回到市区,心里充满了失落感,回到出租屋后,我赶紧在网上查了下余老板的相关资料,他是海州市华远集团的老总,华远集团生产家电起家,如今在海州是比较有名的企业,公司地址位于海州宁海区,知道了这些资料后,我觉得还是有机会再碰到余老板的。

此时已经是晚上六点过了,我躺在床上休息了片刻,心里总觉得很憋屈,正要打算出去买点菜回来喝酒解闷,手机却响了起来。

我拿起来一看,居然是师姐陆芸打来的,不由得惊讶万分,当初她去老家县城里开诊所后,我们就很少接触了,我来海州之前,还是师傅去世的时候跟她见过面了,这会儿打电话来,难道是有什么事情?

我接了电话,声音没来由的有点紧张,“芸姐,今天是什么日子啊?你居然主动给我打电话了!”

“马上来机场接我!”

电话里响起了陆芸那熟悉的声音,语气显得有那么一丝霸气,我随即懵逼,她居然来海州了,太突然了!我有点反应不过来,更多的是不敢相信。

“我都已经长大了!你可别逗我玩啊!”

“谁逗你玩啊!赶紧的,我在机场出口等你,要是不来的话,你别后悔!”

她说完,随即就挂了电话,我依旧还是有些不敢相信,因为这几年很少接触,觉得彼此的关系都疏远了,想到曾经跟她呆在一起的日子,我依旧还感到脸红,心跳会情不自禁地加快,说不想见她,是假的,这些年我一直在心里都没有忘记她。

我来不及多想,赶紧冲出门,然后去马路上招了出租车,朝机场赶去,一路上,我思绪万千,激动不已,不知道陆芸这次来海州到底是干什么,一切都只有见面再谈,我恨不得立马就可以站在她面前,无奈下班高峰期到了,一路狂堵!

终于,我在机场门口下了车,站在人潮中,我不断搜寻着陆芸的身影,一番寻找下来,根本没有看到她,心里暗道不妙,难道被耍了?这个女人,曾经就爱逗我,难道一时心血来潮,知道我在海州,故意打电话来玩我一下?想到这里,我心里就像吃了火药一样,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。

突然,一支手拍在了我的肩上,我瞬间愣了一下,扭头一看,只见一个戴着墨镜的女人,嘴角挂着一丝迷人的弧度,不用猜都知道,她就是陆芸,她没有玩我!


手机上阅读

点击或扫描下载